社评:美国涉港舆论战终成新的“烂尾楼”
美国正在纠集几个西方国家的官员和议员,同时煽动西方媒体针对中国全国人大准备制定港区国安法进行围攻,形成看上去挺凶猛的声势。而实际上,这种声势远不像它显得那样有力量。首先,像以往的对华攻击一样,这次的围攻又是美国挑头的出自西方阵营的行动。西方的舆论能力强,世界上的大媒体大部分都是西方的,它们同时关注一个方向,那个方向就俨然成了全球舆论焦点。其实随着新兴市场崛起和发展中国家的独立自主性加强,西方价值的普世性不断被压缩,号召力明显下降,在越来越多时候露出“一小撮”的原形。特别是当全世界都看出美国出于地缘政治目的不断煽动西方一些势力找中国麻烦的时候,事情是怎么回事,世界公众就更明白了。第二是,对抗国家安全法,这本身就不是普世价值,经不起认真的推敲。对哪个国家来说,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事情。华盛顿一天到晚把国家安全挂在嘴边上,动辄以此为借口打击正常商业活动。硬说中国制定港区国安法是取消香港的高度自治、结束香港社会的自由,这种口号能忽悠一部分人,但不可能骗得了全体西方公众,更不要说带整个国际社会的节奏了。第三,美国在新冠疫情中已经死亡近10万人,其人权漏了一个大窟窿,充分证明普通百姓在美国的民主中实际上没有位置,也无话语权。这个时候华盛顿带头就港区国安法指责北京剥夺香港的自由和人权,尤其缺乏道义的基础,相当于捡着自己的软处骂人。这次疫情让美国乃至西方在人权问题上的话语权大打折扣,他们还会惯性地那样干,但实际影响力已经大幅萎缩。第四,美国受新冠疫情所困,对外干预的实际能力也在减弱。白宫宣称将会制裁中国,但它能够调动的制裁工具和资源都比疫情暴发前少了,因而它的威胁难免多了些虚张声势的成分。第五,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最大支柱是它扮演的中国内地的窗口角色,是它与中国内地庞大经济体量之间的特殊关系。美国给香港独立关税地位是一个重要因素,但非香港是不是金融中心的决定性因素。只要中国内地经济蓬勃发展,香港就不会衰落,美国若改变对港政策,导致的将是双输。香港将能够在北京的支持下调整保持繁荣的方式。第六,整个西方不会完全跟着美国跑的。中国是巨大市场,美国提供不了足以抵消各个西方国家远离中国所受损失的那些补偿。价值观仍然有很强的吸引力,但它不是全部,不能取代一个国家谋求发展的根本利益。而且中国没有干预西方国家的生活方式,以不成比例的经济代价来维持绝对的价值站队,这不是21世纪的国际关系逻辑。所以中国只要在香港问题上真正坚持实事求是,坚决制定港区国家安全法,同时严格限定该法的适用范围,既确保国家安全和香港稳定,又继续坚定地实践一国两制,维护香港居民的基本权益,则主动权一定会掌握在我们手里。美国挑动西方舆论闹一阵,但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结果,闹着闹着他们自己就会疲倦,留下又一个对华舆论战的“烂尾楼工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